8月18 阴

近来天气无常,就连我的心情也随着天气跌宕。
在社交帐号下敲下好长的一段话,注入我的负能量倾注我本身,但最后还是按了取消不存草稿,就当作已经发泄出去了。或是设下分组,不给谁看。
我总是害怕给人错误的感受,怕别人靠近又怕自己打扰,怕无人在意又自我陶醉,怕真实的自己与表面太过不同。我只是在说,我们是朋友吗还是只是关系稍好的同学呢?
太真实的话就太傻了吧……是这样的啊。人还是需要一层保护膜在外面才能继续保鲜自己啊,保鲜着那个错漏百出的自己,那个自私敏感幼稚的自己,那个只把真实留给其他人的自己。
朋友啊,总是很难找,只要找到和自己聊得上话,分享生活的人就好了,可是这样也很难找。
归根结底分得太清不是好事,不清不楚...

五年

这是我坚持过最久的事情。我把这里当做树洞把我所有的心事投掷在这里,或轻或重,或无趣也是我生活中的琐碎常事。
我终于开始改变,从某个节点开始。我终于彻悟我的过于直接宣示对某一个人的讨厌,并不是我耿直得真诚,而显得我很不适世。这些只能怪自己,当我们还处于一个空间内时,该有的还是要有,过后你我皆是泛泛之交了。我讨厌你,我真的很讨厌你,但我还是会暗骂你一千回。又或者我发现你没那么可恶,只是我太小题大做…
我还是那么过激,我还是那么意气用事,我还是那么的幼稚,我还是那么努力摆脱愚蠢,我还是那么的不自信,我还是那么的大意,我还是那么的这么的不成熟。
我总是急切盼望长大,却又希望自己永远在这个花样年华,我总是想快...

秋天冬天

秋天冬天-张震岳

广东不存在秋天,以至于到了立秋,我才发现到了立秋的时分了啊。可仿佛夏至才是昨天啊…
我明明很喜欢夏天,因为夏天的时候我的手指不会冻僵,也不用窝在被窝里荼蘼,可我又很喜欢冬天,热奶茶比冰奶茶要好喝啊。
冬天特别容易想念,夏天特别容易忘怀。
过去的记忆就像夏天里的汽水,好的坏的都随气泡爆炸,你咕咚喝下去的会被那些记忆刺到然后感到甜。
可是冬天啊,我想穿着毛衣吃着鸡蛋饼握着谁的手,走在七八度的街道上感慨不怕冷的人穿得单薄,然后内心里会庆幸有谁在我的身边。
有你,冬天的寒潮也会很快过去吗?不会,他已经持续了很久。而有你会让寒潮里的我觉得没那么冷。
庆幸有你啊,夏天的快餐店优惠券我能找到坐在对面...

的夏天

我喜欢吃西瓜和哈密瓜刨冰
夏天在被雨水浸没的街道上淌水
然后低头看自己的倒影 老旧的马赛克楼
两颊肉肉的自己 以及我走遍全街的人字拖
我喜欢吃香芋冰淇淋 冰可乐
打开冰箱 把头探进去 里面的罐头尚未过期
可乐的气泡在口腔滋啦滋啦
外面的猫又伏在地上晒太阳
我喜欢吃绿豆沙 鸡蛋仔
外面的雨滴嘀嗒嘀嗒
就像耳机里的歌声敲碎谁的夏日梦魇
天气太热是他的伪装
热得模糊是他的想象
他下过的雨 打过的雷
都是最丰盛的夏天

原来这是去年十一月的事情了啊
有生之年能等到大魔王更新就好了啊

活着很难过 但很庆幸我活着

福禄寿喜吉祥茶:

看完我不是药神后就鸡血爆肝了

在影院哭成狗,真真心疼黄毛了……他才20岁啊呜呜他最后想的是保护勇哥不让勇哥被抓啊,虽然明明知道那里基本没救但还是忍不住爆哭,山争哥哥的质问实在戳心

他还和我是老乡呜呜呜看见终点站凯里真是……唉

哪怕是妄想我也真的好希望最后勇哥出来时,大家都在,都好好的,叫他一声勇哥,接他回家呜呜呜呜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难了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长寿,健康是福啊 

11:00

人们在此时感到困累 我在此时察觉到清醒
我已经睡了十个小时 可是身体依然沉重
似乎下一秒就要重重倒地又陷入沉睡
可是意识过于清醒令我难以入眠
我在脑海里构建一个又一个迷宫 我找不出退路
我被茫然地向前推 不知归途 没有出口

你在弹着吉他凑着细雨婆娑
你轻声细语说的话
你轻描淡写的伤痕
被刻在迷宫的墙上
我循着你的声音 却只找到满布荆棘的花园

你在迷宫里化成蝴蝶 我的捕梦网只有虚无
我逐渐清醒 我看到掌心的手纹错杂
那是密布的荆棘 我耳边充斥的空荡回响
是你的声音
我终究也感到了困累
于时间之困顿
于本质之迷茫

啊啊啊啊啊yoga唱摇篮曲就像在海里缓缓前行的一叶小舟啊就算孤身一人也会觉得拥有浩瀚星空啊yoga怎么这么好啊

你学会长大了 有人问你会不会遗憾
你怀揣着天真无邪 撑着帆船游行天下
你说你不会遗憾了
不会遗憾你走的路太远已经回不去了
只会稍稍希望来路 不会再后悔

到底是什么化成了茧 藏在了你的手心里
最近开始下雨 你总抱怨细雨打湿你的校服
却总是依恋徐徐而来卷着尘土的清风
你总爱听雨滴敲打雨伞皮面的声音
听雨滴与蝉和鸣
你用手挡着细雨中投来的曦光
中指下的茧令你生疑
是写了二十三行的书信 却没了回音
是吉他上拨动的琴弦 不知作乱了谁的梦境
蝴蝶扑闪几次翅膀 跃然纸上的仍是雨下撑伞的
谁的脸
是谁化作了茧 藏在你的手心里
生命线一直延伸到你的生命尽头
穿过了夏日的暴雨与晴天
遇见了夏日的那把伞 那双在雨中点滴的白鞋
重逢了在手心里紧攥的茧
藏在手心里的 是夏日的太阳雨 是你跑向我的白鞋 是那把破旧的伞 是隐隐作痛的茧

少年啊

你曾是谁朝思暮想的少年
你打着赤脚在蓝天下微风中白浪里留下脚印
池塘里的清水里映出穿着白背心的你
喜欢七龙珠 喜欢城市猎人
在酷热的盛夏你坐在老旧的电风扇前
你冲电风扇叫 他窟窿窟窿告诉你时间的回响
那里的蝉鸣得恼人 于是你捕捉他的身影
蝉把你浅笑奔跑的所有印象全都在留在
你缱绻的夏天里
外面下着雨 于是牛蛙叫个不停
你望着窗外数着雨滴
于是你也学着叫
你曾是少年啊 是蝉鸣的夏天 是下雨的太阳 是模糊的记忆 是时间的雨滴 是沙滩的脚步 是天空之下大地之上的少年啊
我在孔明灯上写上愿望
愿你是少年
是夏天里的逐梦人

蝉叫了

于是夏天到了。
都说广东的夏天喜欢早到,直到晴雨绵绵和早晨刺眼的阳光突兀的照进来,我们才清楚地认识到
原来夏天到了吗?
在我还在朦胧时他早已下过一场迷幻五官六感的雨,然后欺骗你所谓夏天还在六月的一场暴雨里,直到白色帆布鞋沾上了泥点
才知道那是我们期待的夏天啊
透过光影被眼睛欺骗的自己 忘了看那枝叶下潜藏的身影他在光影之下和时光躲猫猫 把他余下的时光都在清晨黄昏之时呼唤
所以夏天到了啊
当我执笔面对习题惧怕未来的时候
当我无法入睡并描绘着你的模样时
当我在五点半迎接第一缕清光之时
那是我对夏天所有的想象
冰欺凌 珍珠奶茶 绿豆沙
帆布鞋 透明雨靴 人字拖
外面的蝉又叫了
我知道是夏天到了

如果没有很喜欢你 我们就能多说些话了吧
多说些除了还好挺不错的真心话
把这些答案都替换掉心里一百万个疑问
可是好像不能做到呢
心里的疑问永远都只指向同一个矛盾
永远都无法宣之于口的疑问是
“我也”
“那么你呢”

1 / 18

© 同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