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化成了茧 藏在了你的手心里
最近开始下雨 你总抱怨细雨打湿你的校服
却总是依恋徐徐而来卷着尘土的清风
你总爱听雨滴敲打雨伞皮面的声音
听雨滴与蝉和鸣
你用手挡着细雨中投来的曦光
中指下的茧令你生疑
是写了二十三行的书信 却没了回音
是吉他上拨动的琴弦 不知作乱了谁的梦境
蝴蝶扑闪几次翅膀 跃然纸上的仍是雨下撑伞的
谁的脸
是谁化作了茧 藏在你的手心里
生命线一直延伸到你的生命尽头
穿过了夏日的暴雨与晴天
遇见了夏日的那把伞 那双在雨中点滴的白鞋
重逢了在手心里紧攥的茧
藏在手心里的 是夏日的太阳雨 是你跑向我的白鞋 是那把破旧的伞 是隐隐作痛的茧

now i just wanna near u

少年啊

你曾是谁朝思暮想的少年
你打着赤脚在蓝天下微风中白浪里留下脚印
池塘里的清水里映出穿着白背心的你
喜欢七龙珠 喜欢城市猎人
在酷热的盛夏你坐在老旧的电风扇前
你冲电风扇叫 他窟窿窟窿告诉你时间的回响
那里的蝉鸣得恼人 于是你捕捉他的身影
蝉把你浅笑奔跑的所有印象全都在留在
你缱绻的夏天里
外面下着雨 于是牛蛙叫个不停
你望着窗外数着雨滴
于是你也学着叫
你曾是少年啊 是蝉鸣的夏天 是下雨的太阳 是模糊的记忆 是时间的雨滴 是沙滩的脚步 是天空之下大地之上的少年啊
我在孔明灯上写上愿望
愿你是少年
是夏天里的逐梦人

蝉叫了

于是夏天到了。
都说广东的夏天喜欢早到,直到晴雨绵绵和早晨刺眼的阳光突兀的照进来,我们才清楚地认识到
原来夏天到了吗?
在我还在朦胧时他早已下过一场迷幻五官六感的雨,然后欺骗你所谓夏天还在六月的一场暴雨里,直到白色帆布鞋沾上了泥点
才知道那是我们期待的夏天啊
透过光影被眼睛欺骗的自己 忘了看那枝叶下潜藏的身影他在光影之下和时光躲猫猫 把他余下的时光都在清晨黄昏之时呼唤
所以夏天到了啊
当我执笔面对习题惧怕未来的时候
当我无法入睡并描绘着你的模样时
当我在五点半迎接第一缕清光之时
那是我对夏天所有的想象
冰欺凌 珍珠奶茶 绿豆沙
帆布鞋 透明雨靴 人字拖
外面的蝉又叫了
我知道是夏天到了

如果没有很喜欢你 我们就能多说些话了吧
多说些除了还好挺不错的真心话
把这些答案都替换掉心里一百万个疑问
可是好像不能做到呢
心里的疑问永远都只指向同一个矛盾
永远都无法宣之于口的疑问是
“我也”
“那么你呢”

还有什么舍不得
也只能哼着情歌
矫情起来什么都像在唱自己
但确实与我无关

无题

看着自身讨厌的模样生活
靠近自身讨厌的根源
跟她们一样在心里列无数未知数的方程
跟她们一样笑跟哭跟怒跟怨跟讨厌毫无区别
最后变成了自身讨厌的本体

是什么在蚕食着自身的幼稚
那可能是我仅存的天真
最后都变成了她们嘲笑的幼稚

我一边在唾弃一边嗤笑一边沉默
才发现谁的难过不过是她们饭后的笑料
她们是沙
只有傻的人才觉得握住了她们

不过是累了罢
也不过是多几句废话
然后一切如常
一切都泯灭在空气里飘向垃圾场
焚烧我的所有

给你写

你好像长大了
你不再一哭二闹三上吊
你也没有衷心祝愿只是祝愿前程似锦
你 再见亦是路人
你不在某个无眠的深夜想起谁
你的笔记本上不再写满同一个名字 写的尽是繁忙的工作
你只会在某个匆忙走过的身影后停顿
原来那曾是那年的某某

你只是长大了
连难过都失去了苦涩意味
你只是长大了
连难过都得抽空难过

本性

怕别人知道你的好
又想告诉全宇宙你有多好

翻到了2014年的自己写下的文字,无比感慨自己原来还能写这么长的无意义的文字,我是哪来这么多感慨,在我这仅有的时间里。
我知道现在看过去一定很爆笑,我是在嘲笑着过去的自己,同时也在怀恋在我文字里存在过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个切实存在的我。
我已经把大部分删除,因为那些已腐烂的记忆在发臭,因此我不想再回忆起,尽管美好得很虚幻,但毕竟是飘渺的事实,我已经不想再想起。或者说,是不愿意面对从前认真过的事情,因为那个傻气的自己已经走了很远,远到只在我身上存留了一小部分。
白云苍狗,我不仅长高了也长胖了,可智商却是堪忧,就连情商也逐年降低。时间吞噬了吗,是我自己扔掉的啊。
我还在害怕失去和止步不前,尽管我从未拥有过或...

没有
太难了

那些苍老的面容 有你和我

你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因为我担心啊 我害怕啊 我不想再回到那时候了
我不想看着那些轻蔑又嘲笑的眼神了
我讨厌我没有底气的声音去反驳
我担心我又是那个任人嘲笑的蝼蚁
我害怕
害怕嘲弄的眼神 害怕期待我扑街的每个期许
害怕我成为不愿提起的失望
我害怕
达不到我想要的自己
然后发现千疮百孔的自己好废物
随后逐步陷入现实的沼泽然后哭诉生活太骨感
才发现是自己太没用的巨大失落
……
是很难过了
仿佛天生泪腺闭塞

1 / 18

© 同异 | Powered by LOFTER